他们最终有动力实施一些法律上的改变
来源:    发布时间: 2019-12-06 06:44    次浏览   

但或许恰恰可以在这种暴躁情绪中找到产生一丝乐观的最佳理由。正如一位交易员所言,人们对华盛顿是如此的不看好,以至于也有“意外惊喜”的空间。如果新的国会能通过一些有利于企业的实质性改革措施,那将是意外之喜。

但另一个让人稍感乐观的理由是,白宫和共和党人可能会在一些政策问题上找到共同点。贸易是一个明显的领域:参议院新任多数党领袖米奇麦康奈尔已经暗示,共和党可能支持奥巴马政府正在与亚洲和欧洲打造的贸易协定。实际上,共和党比民主党对此更加支持。

文章称,美国共和党人感到异常兴奋,但在他们被在美国中期选举中的胜利冲昏头脑之前,他们应该看一看哈佛商学院(hbs)最近发布的一份调查,该调查将会让他们回到现实中来。

让这些资金动起来不仅仅需要政治上的举措,但哪怕只是运用其中一小部分资金,就会产生巨大的经济效果。而如果国会真的通过了一些实质性的政策改革举措,动物精神就有可能回归,甚至是商界精英的动物精神——不论他们出自哈佛商学院还是其他地方。而到目前为止,他们接受的教育让他们对政客们做成任何事的能力是如此怀疑。

然而还有一线希望。这有一个策略和现实上的原因:随着共和党控制国会,他们最终有动力实施一些法律上的改变,以便在2016年向选民证明,他们真的可以做成一些事。民主党的惨败,再加上奥巴马希望留下一些政治遗产,可能让白宫也愿意推动立法。

中期选举可以改变这种情绪吗?这最初看起来不太可能。选举活动耗资约40亿美元,但只有不到40%的选民参与投票,两党也没有在选举活动中提出什么实质性的政策计划,而受到围攻、似乎绝不屈服的美国总统奥巴马现在则面临由共和党控制的国会的反对。

例如,美国企业资产负债表上有着约2万亿美元的闲置资金。银行也有2.8万亿美元的资金闲置在美联储(fed)的账户上。

同时人们也极易想象另一种场景:共和党人在未来两年时间里推动党派性问题,比如废除《合理医疗费用法》(affordable care act);奥巴马则动用行政权力来推动移民改革等自己青睐的事业,从而激怒共和党人。如果出现这种场景,党派纷争将依然激烈,企业将依然倍感失望。

尽管既得利益者将会努力维护每个税收漏洞,并利用两党分歧,使得将这种支持转化为切实可行的计划会相当困难,但是别忘了,美国国会上一次通过企业所得税改革法案是在上世纪80年代中期的里根执政时期,当时华盛顿也存在分歧。先例虽然有些久远,但毕竟是有先例的。

这至关重要。许多公司高管最近几年一直蛰伏着,由于政策的不确定性和经济动荡而不愿投资。

调查请哈佛商学院的校友们解释最近几年美国经济增长极度低迷的原因。这些高管们提到了通常被怀疑的结构性罪魁祸首:摇摇欲坠的教育体系、不力的监管、扭曲的税制和糟糕的基础设施。但是最受憎恨的元凶是政治机器。一半的受访者认为美国的政治进程比任何其他主要国家都要糟糕,80%的受访者担心它在日益恶化。这是高管们对共和党和民主党一并投出的不信任票。

基础设施是另一个有必要关注的领域:无论两党在国会中如何围绕国家债务展开争斗,它们都支持在基础设施领域的举措。企业所得税改革也可能带来惊喜。两党在社保改革和对个人征税等问题上存在严重分歧,尤其是对富人征税。但在两党内部都有人支持降低企业所得税率,以换取堵塞税收漏洞。